娱乐 > 正文

陈宝国:把前半生攒的眼泪都留给了《老酒馆》

发布时间:2019年09月04日 15:23 来源:新京报

  高满堂陈宝国六度合作,喝酒戏不掺假,从东北进了200斤小烧

  陈宝国 把前半生攒的眼泪都留给了《老酒馆》

  电视剧《老酒馆》于8月26日起登陆北京卫视和广东卫视,该剧讲述了小人物陈怀海(陈宝国饰)历经磨难以后,来到日本殖民统治下的大连,开老酒馆谋生计。日前,编剧高满堂、导演刘江、主演陈宝国接受媒体采访。《老酒馆》是高满堂以记忆中父亲的一家小店为原型创作的,这条好汉街上五行八作,有茶馆、当铺、药房、点心铺、扎纸铺,这其中就有闯关东下来的父亲开的山东老酒馆。高满堂怀着崇敬的心书写父辈的故事,陈宝国在塑造角色时也肃然起敬:“我是当成我的父亲来演的。”

  故事

  陈宝国一场哭戏接着一场

  《老酒馆》从中国1928年民族最危急之际,一直写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,高满堂认为这当中的苦难历史不该被人们忘却。《老酒馆》以一家老酒馆做背景,辐射当时的市井文化与民生百态。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,这一方天地不仅是逃难到此的落魄流民的避风港,也是各方势力斡旋、斗智斗勇的一个小江湖。

  从《大河儿女》《钢铁年代》《老农民》到《老中医》《最后一张签证》,再到此次的《老酒馆》,陈宝国与高满堂已是六度合作。

  高满堂说,父亲开酒馆为人忠厚、仁义,喝酒的品位比较高,朋友特别多,是整条街上的主心骨,“但是这些特征要达到一个真正的艺术形象,显然是不够的,所以陈怀海是在我父亲的形象基础上,更进一步艺术化。”高满堂表示,“陈怀海”是理想中的父亲。“我一直在仰望他,我可能一生都做不到他这种境界,但是唯独达不到才有前行的力量。”

  剧中陈怀海历经坎坷,早年在关东山中抬参,山场子水场子里滚过,好容易保住了命,仇家毁掉了他的家庭,一双儿女走散了,妻子也跟人跑了,最后跟着一帮出生入死的兄弟到大连开了酒馆。一方小酒馆内三教九流,鱼龙混杂,他得提防地痞无赖的敲诈勒索,还得应对日本人的无理挑衅。诠释这样经历大起大落的人物并不容易,必须让自己的情绪时刻饱满。陈宝国表示,拍这部戏几乎是一场哭戏接着一场,简直是把前半生攒着的眼泪都留到了这部戏:“拍了四十年戏就哭这一把吧!哭戏是人物需要的,既是剧本角色要求的,也是借着人物在宣泄情感。”

  爱情

  正能量题材里增加一些情趣

  《老酒馆》的女性角色个个英姿飒爽,秦海璐扮演的“内掌柜”谷三妹尤为突出。谷三妹情系陈怀海,生活在“老酒馆”的一群老爷们中,洗衣做饭、管家,还得帮陈怀海解决内顾之忧。

  王晓晨在剧中饰演小晴天,同样倾慕陈怀海,与成熟知性的谷三妹不同,小晴天在剧中是“作天作地”,把老酒馆搅得天翻地覆。两个女人的明争暗斗让陈怀海疲于应付,就此上演了一出浪漫诙谐、啼笑皆非的爱情戏码。

  剧中秦海璐与陈宝国都是酒中高手,高手相逢自然要比一场,他们在剧中斗酒的片段也很有英雄惜英雄的侠气。为了营造更加真实的“喝酒”效果,很多场戏都杜绝“掺假”真枪实弹地喝酒,剧组特意从东北进了200斤小烧,回忆起与谷三妹斗酒的一场戏差点将自己喝倒,陈宝国感叹道:“原本是戒了若干年的酒,老酒馆开了酒戒,没办法。”

  对于剧中的感情戏,高满堂表示,年代剧都会出现一个问题,有时候过于呆板、严肃,“现在年代剧缺少情趣儿,像谷三妹和陈怀海斗酒之后,两个人还一起去荡了秋千,可好玩儿了。”高满堂说,自己安排这场“浪漫”的戏份是故意的,“在符合人物逻辑的基础上,很正能量的题材里可以增加一些情趣,我觉得应该好看。”

  拍摄

  原始森林造型参考《荒野猎人》

  “我家从爷爷那辈开始闯关东来到大连,居住在大连的兴隆街,我父亲就在这儿开了酒馆。”高满堂记忆中的兴隆街有挑担赶路的,有支摊算卦的,有推车送货的,有走街串巷的,有吆喝叫卖的,街边店铺林立,有茶馆、当铺、药房、点心铺等。

  剧中的好汉街复刻了高满堂记忆中的兴隆街,东北菜馆、张记豫菜、贝莎点心店、丝琪美发店、荣德行瓷器店、益笙瓷器铺……展现了这一历史时期大连独特的城市风貌。剧中还有一段发生在丛林中的复仇情节,为了最大限度地还原细节真实,导演刘江率剧组扎在原始森林中待了20多天。

  据刘江介绍,他希望这部剧可以给人带来一种新意,把年代剧做出时髦感,比如剧中在原始森林的造型甚至参考了奥斯卡得奖影片《荒野猎人》,“希望更多的年轻人会喜欢看这部剧。”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刘玮

(编辑:裴春梅)
关键词: